“简历医生”?实为造假“庸医”

2022年8月7日 0 Comments

据教育部统计,2022年全国高校毕业生人数预计有1076万人,比2021年增长167万人,规模和增量均创历史新高。同时,行业形势变化加之疫情影响,也扩大了待业求职的群体。在此背景下,已在国内发展数年的简历修改师再次进入公众视野;在互联网的各大社交及电商平台上,亦有越来越多的简历修改服务被推出。围绕简历修改师,需求与争议并存。而通过他们的眼睛,一个沉浮众生相的求职世界正在被看见。(8月3日《新京报》)

又是一年毕业季,为了找到一份理想的工作,许多毕业生都精心制作简历。前不久,有媒体对1534名受访大学生进行的调查显示,71.2%的受访者在简历制作时存在困扰,93%的受访大学生表示需要支持,76.5%的受访者希望请求职成功的前辈分享经验。特别是,“重庆女孩帮改简历助3万人求职成功”的话题冲上热搜,让“简历优化”“简历修改师”成为热词;在一些电商平台、招聘网站,代写简历、提供模板、简历修改等服务,被明码标价地“叫卖”。

特别是,“简历修改”形成产业链,导致虚假简历野蛮生长。而常见的个人简历造假,包括学历造假、职位头衔造假、薪资造假、离职原因造假、工作时间造假以及工作经历造假,等等。尽管“简历修改”中布设有不少“雷区”,但仍然有不少人铤而走险“踩雷”。问题是,“简历修改”在网上生意火爆,简历造假成潜规则,实际上是一种出卖诚信的欺骗行为。究其原因,除了用人单位过度看重学历、简历之外,也折射出了当今年轻人诚信迷失。可见,“简历修改”是一种破会信用的非法交易形式;而简历造假,则是一种赤裸裸的欺诈行为,必须依法予以制止和查处。

然而,必须正视的是,“简历修改”火爆背后,却折射出了一个现实问题:当今社会造假、售假、用假等现象比较突出,以至于,人与人之间,已产生了一种信任危机。比如,假病假条、假孕肚皮、假简历等在网上热卖,假币充斥流通市场,假火车票给春运“添堵”,假兵马俑赫然出现在景区;至于假烟、假酒、假药等,更是无处不在,人们似乎已见惯不怪了。可见,如今诚信已经成为社会稀缺资源,是不争的事实;让我们产生不信任的人和事,不胜枚举:家庭生活中,夫妻间存在着感情信任危机;政治生活中,对官员产生信任危机;招聘用人时,对人才产生信任危机……

换言之,简历修改师,即简历“医生”,实为造假“庸医”,必须依法治理。从某种意义上讲,求职简历是一份“诚信证明”。然而,“简历修改”在网上公开叫卖,大量炮制虚假简历,等于怂恿求职者欺骗用人单位,针对这种非法交易行为,公众不能一笑而过,有关部门更不能袖手旁观。首先,“简历修改”形成产业链,相关网站必须予以取缔。特别是,用虚假简历去骗取工作职位,更是一种不讲诚信的欺诈行为,应该给予适当的惩戒,并列入就业“黑名单”,使其求职受到限制。当然,信用惩戒机制,适用于任何形式的造假行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