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历“医生”

2022年8月11日 0 Comments

2022年6月30日,求职者在山东省邹城市助企攀登人才招聘会上了解岗位信息。图/IC photo

做简历修改师三年,再有“个性”的简历温溪也见过:字体五颜六色、大小不一的;边框画着花纹与涂鸦的;还有的人把自己猫咪的照片添进去,要不就是放“45度仰望天空”的、“滤镜有点哥特式风格”的照……

温溪要做的,是在沟通后,将它们改成“体面、规范”的简历,成为求职的第一块敲门砖。

据教育部统计,2022年全国高校毕业生人数预计有1076万人,比2021年增长167万人,规模和增量均创历史新高。同时,行业形势变化加之疫情影响,也扩大了待业求职的群体。

在此背景下,已在国内发展数年的简历修改师再次进入公众视野;在互联网的各大社交及电商平台上,亦有越来越多的简历修改服务被推出。

围绕简历修改师,需求与争议并存。而通过他们的眼睛,一个沉浮众生相的求职世界正在被看见。

温溪42岁,戴黑框眼镜、染深色美甲,眉毛画得细细的,有一头贴耳短发。她在某短视频平台有近9万粉丝,她的主要顾客群体也来自这里。

每天早上十点多,温溪开始接第一个简历修改咨询,与顾客沟通其求职意向、工作经历,每个咨询时长半小时至一小时不等,每天最多安排五个咨询。到了晚上,她便开始依据白天的咨询改写简历,并在第二天中午前把改后简历交付。咨询、改写的间隙,她还要设计更新自己的社交平台,每天的工作都排得满满当当。

温溪并非个案,简历修改师已然成了一门行当。修改师们在各大社交及电商平台接单,通常都自称是资深人事工作者转行,简历修改经验丰富,过手的简历,少则七八百份,多则上千份;价格则按求职者的工作年限计算,普遍浮动在300元至900元之间。

自称改过两千余份简历的唐静把自己的职业比作医生,“治简历的病。”她介绍,一份常规的简历是有标准可循的,必然包括“个人信息”“教育背景”“工作及项目经历”“技能证书”“自我评价”几大块内容。

收到顾客简历初稿时,除了前述关于排版的“鸡毛蒜皮的小毛病”,修改师们要下更多功夫在“简历内容的具体呈现”上。唐静曾为一位互联网公司研发团队负责人修改简历,为详述其研发经历,她将原本200字的简历扩写到了5000多字。

“我见过百分之八十的求职者,都自我评价活泼开朗、个性随和、抗压能力强;而描述担任过的岗位职责,大多数人就上网查个模板,复制黏贴下来,比如写曾负责拉赞助、筹划活动——这些描述是空洞的,甚至和求职者想申请的具体岗位是毫无关系的。”简历修改师金伟男自称已改过七百余份简历,他举例,一份充实的简历,要扩写至“与多少家单位达成协议,拉到了具体多少钱的赞助,又具体举办过哪些活动,吸引了多少人来参加……”

他也会向顾客传授一些投递技巧,如尽量在周一至周四递交简历,“因为对于有双休的单位来说,HR到了周五可能会没心思看简历,你的简历就很容易淹没在一大片竞争对手当中。”投递的时间段则最好集中在“上午9点到10点”和“下午2点到3点”,“许多单位在早上有例会,会耽误人事挑简历,你投太早,照样会被压下去;投太晚,又会被第二天一早的压下去。”

金伟男本身在企业做人事管理,兼职挂靠在某招聘平台做简历修改师,在平台组织的微信群里接单。他说,一天接三四单是不难的,到了春招季节的“金三银四”、秋招季节的“金九银十”时,更有爆单加急的时候。

唐静是全职在做简历修改师。她介绍,业务进入正轨后,简历修改师要养活自己并不困难:一个兼职的修改师,每周接七个单子,每月能挣四五千元,全职的当然更多。

她的工作节奏十分自由,“有网络,有电脑和手机就行。”高兴了,她就去一座小海岛上住半个月,也不耽误工作。代价则是随时随地要工作。有时候,她为了应付“隔天就要”的急单,小到出门吃饭,大到去旅游甚至爬4000米海拔的雪山,都要随身携带电脑。

温溪在某短视频平台有近9万粉丝,她发布的流量最高的一条视频获得1万4千多点赞量。图片来源:网络截图

从事简历修改师之前,温溪有过十余年的人力资源管理经验。三十八岁那年,她在原单位坐到人事总监的位置,同时感到了瓶颈,“到了大家说的‘35岁危机’了,再往上也上不去了。”她因此主动辞职创业。

她接待的女性求职者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全职在家几年、想重返职场的家庭妇女。相对频繁时,她每天能接到十来个这类咨询。

其他简历修改师们也常遇相似的情况。金伟男服务过一名有五年从业经历的会计,生产后在家育儿一年半,再复出投简历,几月都无回应。他发现她五年时长的工作都在同一家公司完成,便在简历里细述她“职业稳定性高”。最后助其拿到了两份面试邀约。

唐静接触的家庭妇女中,有与社会脱节长达十余年的。“她的职场经验为零。”但这位妇女家中经营超市,她曾帮着看店、收银,“多少算是一种工作体验。”唐静便以此为落脚点,为她写了一份求职门店运营岗位的简历,最后她成功入职。

温溪记得,有一位女性产品经理全职育儿两年后,对自己两年前的工作内容、职业信息甚至当下的市场环境仍能侃侃而谈。后来,她不出两周就找到了一份薪酬可观的工作。

这实则是少数派,温溪说,许多找她咨询的家庭妇女的再职之路不知所终。“很多女性全身心扑在家庭,与社会脱轨哪怕只两年,也可能会发现,职场几乎没有自己的位置了。”她认为这是一种无法挣脱的、来自社会时钟的束缚。

33岁的金伟男大学毕业有十年了。他回忆,直到读大四那年,他与同学们才想起,“该穿身西装出去找工作了。”而今,许多刚读大一、大二的学生就找他修改实习简历,求职规划越发年轻化了。

有位顾客本科、硕士都是金融专业,且在上大学前便定好了从事金融工作的目标,从大二开始,他每个假期都在投行与私募基金实习,“做的虽然是打杂的活儿,但已经进入那个圈子,对很多项目都有很深入的了解了。”紧密的职业规划让金伟男咋舌。

温溪认得一位工商管理大二在读的女孩,就读的是普通二本院校,想投递人事岗位的实习。她自称从大一起就自学了公司运转架构、人事工作要领,还曾多次参与学校社团的招新活动——温溪以此拓展撰写简历,女孩很快地找到了人事实习工作。

2019年,有位语言学专业的应届女生向唐静购买简历修改服务。唐静结合她在韩国读本科的背景,为她写了一份海外运营岗位的简历。一周后,该女生成功入职某互联网公司。

唐静不会忘记,这个学历、背景都不算差的女孩,只因为“错过了秋招”,且“大学期间没有任何实习经历”,垂头丧气,说自己没有别的愿望,“只求能找到一份最普通的工作。”

2021年9月25日,湖北武汉举行首场“2021年秋季大学生集中式巡回校园招聘”,现场人头攒动。图/IC photo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此前调查发现,有简历修改师自诩有十年人事工作经验,“修改简历300元每位,咨询服务500元每小时,全程陪跑直到收offer收费3000多元。”一位顾客花费300元请其修改简历,发现修订版的简历只是“套了一个新模板”,内容则“几乎没有多大变化”。

30岁出头的沈青也是“受害者”之一。她回忆,2016年,自己本科刚毕业时,注意到了社交平台上一位“自称很厉害”的简历修改师,“每天不断地发改好的简历案例,发和顾客的聊天截图,发哪个顾客又拿到了offer、又涨了多少工资。”且她身边的同学都在紧锣密鼓地求职,同辈压力让她不得不加大对求职的投入。因此,她花两万元购买了上述简历修改和职业咨询服务,“签合同说保证一直辅导到我找到工作。”

她先被要求填写一张个人背景表格,“你爸妈做什么?你从小到大在哪儿上学?你每份实习的详细经验是什么?……”她洋洋洒洒地答了五页纸。一周后,修订过的简历被交还。

沈青发现,简历确实扩充了不少内容,但读起来,拗口空洞,甚至有杜撰的成分。比方说,修改师写道“在实习时,为公司制定业务目标、待遇管理制度、奖励计划等政策”,这是沈青自己都闻所未闻的工作经历。她拿着这份简历去面试,被面试官提问如何制定的政策,她尴尬得不知如何作答。

“市面上所谓的‘简历优化包过’服务属于引人误解的、误导消费者的虚假广告或虚假宣传,违反了《广告法》和《反不正当竞争法》等相关法律法规。”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律师孟泽东表示,针对此类纠纷,求职者往往面临维权困难,“求职者购买服务后求职失败,可能面临未签订保过协议、不清楚简历优化师个人或者公司基本信息、简历优化师跑路等困境。”

“保证辅导我直到我找到工作,这其实是一个很模糊的概念——我如果说不满意,对方可以一直帮我做简历修改,但并没有什么意义。”此后,沈青读了硕士,再往后,这份简历就逐渐搁置了。

一位购买过此类服务的人士认为,简历修改师的门槛很低,“你找简历修改师改过一次,大概就知道要怎么改了。”

温溪不认同这种说法。在她眼里,一名“合格的”简历修改师,“最起码在人事岗位上干了五年以上。”她称,简历修改师不仅应当为顾客修改简历,有时也要兼具职业方向咨询的能力。遇到那些职业方向不明确的、冲动跨行的或是远未达到目标单位标准的,她会“劝退”,不服务也不收费。

唐静承认,从业者的水平参差不齐,行业规范也远没有树立起来,简历修改服务毁誉参半。

她看不惯那些“模板化”的简历修改,“收一份钱去套模板,那顾客自己不能套吗?”她认为,简历修改的底线是实事求是、不写假话,“给简历治病,但千万不能过度医疗。”

因此,就像医生少有看全科的,她不接如医疗、航天等领域的求职简历,“太专业,也搞不明白。”

争议之外,需求居高不下。搜索电商平台可发现,排名前几位的简历修改网店的月销量都在5千甚至1万以上。受访的简历修改师们都认为,就业供给空前巨大,前方是一片蓝海。

温溪认识两位三十岁出头的女士,一位是做财务的,想辞职进入美术行业;一位是广告公司的项目经理,爱好编曲、唱歌,也欲转行去音乐公司。温溪“统统劝退了”,她建议她们暂且做着老本行,业余时“弄个自媒体账号”,把美术及音乐当副业或爱好来玩。

成功追梦的故事也有。唐静举例,她有一位顾客高考时分数达到了二本院校,为了“游戏赛事运营”的梦想,就读了一所有游戏相关专业的大专院校。毕业后,他找她修改简历,入职了一家游戏公司。

金伟男的一位女性顾客学工商管理出身,她听从家里的安排,从事行政工作一年有余,始终不愿放弃自己自幼对汽车与机械的喜爱,便辞职了。在他的建议下,她先向一家车企的行政岗位投简历,成功入职后,“慢慢还在学习车企的技术岗位的知识。”

更多的时候,简历修改师们面对着职场中最现实的逻辑:什么工作赚钱多?什么工作稳定性高?

“五六年前,最吃香的行业是金融和房地产,最近两三年,变成了互联网和体制内。”金伟男说,“收到的100份简历里,有一半是奔着互联网去的。”

“去年8月后,我一星期接30个单,其中有20个都是教培的人;去年底、今年初,是一堆房地产的人找过来;最近两个月,互联网公司来咨询的又特别多。”温溪说。

年初她接触了一位53岁的男士,原本在某物业公司任经理,去年底开始的地产业动荡让他丢了工作。顶着“业内高龄”,他一连几个月都没有谋得新工作。温溪为他修改润色简历后,又与他沟通,要他放低心理期待。最终,他找到一份物业管理的岗位,不过“月薪从两万多直接降到一万出头。”

同样直观的感受是,求职者的求职时间拉长了。“有些客户,我在2019年帮他写过简历,当时可能两周就找到了合适的工作。2022年他被裁员了,投简历找新工作,两三个月也没有结果。”唐静说,她近期因被裁而要投简历的顾客占到了总顾客人数的将近三分之一,比两年前多了三倍。

唐静还发现,想投国企、央企的简历变多了,“多是些快35岁的人,上来就直说,想找个铁饭碗,降薪再多都没关系。”还有相当一部分人,在一线城市“卷够了”,纷纷往老家跑。

她认得一位“沪飘”近十年的顾客,在今年32岁时回到老家成都,收入下降20%,但生活成本、通勤时间也一并下降,“过得很逍遥。”

当然,对于有些人来说,还乡也是有成本的。金伟男的顾客中有一位模具工程师,原本在北京的某知名车企工作。去年,因觉“北漂”生活压力过大,便辞了职,回到东北老家购房、找工作,打算定居。他也是回到家乡才发现,他所在的小城根本没有他所做的工程师岗位。最终,他无奈妥协,回到北京另入职了一家车企。

“我们还是鼓励求职者们不要轻易气馁的。就业形势紧张的时候,就尽量别把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唐静举例,近来,在同一份简历中,她尝试设置同时符合采购与供应链的求职内容,两者是独立岗位,又具有相关性,“A工作投不上,就用来投B工作。”

在个人短视频平台上,温溪除了展示一些修改简历后成功入职的案例,也会发布一些诸如“35岁危机怎么破?”“多久一跳算跳槽频繁”“面试被问感情情况怎么办”等等的短视频。

在流量最高的一条视频中,温溪分享了一份“大专学历跳槽拿到45万年薪”的简历,获得1万4千多点赞量。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