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品:中超限额 | 青训无快钱 | 欧冠十六强

2022年10月8日 0 Comments

12月12日,网络上流传出了中国足协关于未来三年财务监管政策的文件,其中中超俱乐部下赛季的支出限额12亿、投资人注资限额6.5亿、亏损限额3.2亿、赢球奖金限额300万元、平球奖金限额100万元。

在12月20日会议之前,不知道还有多少文件会在“网络上流传”。这份流传的文件,就是对“四大帽”的一些内容覆盖,分门别类,概括得非常清晰,文件格式,似乎就是公文形态。涉及到的,更是一些事关下赛季俱乐部运营的核心数据。

从这些限额数据看,就能知道中超俱乐部运营成本之高。倘若属实,中超俱乐部2019赛季支出限额在12亿人民币,而一个中超俱乐部的营收能力,不论是哪家,都不可能达到这样的级别。2018赛季,传闻中投入最大的,是北京国安,肯定不止12亿人民币,获得了足协杯冠军,以及联赛前四的名次,是否值得,估计会有各种评估标准。

对于亏损限额、薪酬限额以及奖金限额,这都是中超的财务公平竞争内容组成。规矩都列出来了,关键还在于监督是否具体到位,这需要中超或者相应管理者,能对俱乐部的财务状况有着严密监督,从投资、到支出和收入,都能掌控到位。这套体系的成功与否,执行比规则制定更重要。

北京时间12月12日上午,中国足球名人论坛顺利举行,在论坛上,徐根宝再次谈到了中国足球和青训。

徐根宝对于这个话题,最有发言权。倘若完全从投资运营的角度出发,“那最好不要搞青训”,因为十年树木、百年树人,青训根本不可能赚快钱,而过去十年兴旺的投资行业,根本不可能看上足球青训、体育青训之类精英化青训项目,两者本质上有着原则冲突。

徐根宝的每次公开发言,都能说出一些切中中国足球时弊的观点。他分享的青训体会,实际说明的是,精英化足球青训,不可能只交给市场、依靠民间力量来组织,这是政府和足球管理机构需要大力投入的核心内容。所谓市场机制,类似市场投资,追逐的都是即时利益,大多不可能具备长远眼光,更不会承担帮助中国足球发展这样的社会责任。徐根宝自己卧薪尝胆,在崇明岛发展青训,这更应该是体育局和当地政府对他大力支持的项目。

对于国内球员身价年薪的剖析,徐根宝更是一针见血,指出目前市场的不正常,重要原因是青训人才供给太少,而这又刺激了逐利者去投资青训。青训和“逐利”,有着天然冲突。

北京时间12月13日凌晨,欧冠小组赛末轮最后8场比赛结束,淘汰赛16强也全部诞生。

五大联赛球队占据14个席位,荷兰和葡萄牙各有一个代表,欧冠十六强落位后,代表性似乎非常强。但是在最后这一轮比赛的表现看,欧冠这个赛季没有真正的强者,淘汰赛的竞争会更加复杂。

尤文图斯和曼联最后一轮的表现,都难言达标,皇马最后居然在主场惨败,拜仁和阿贾克斯也只能打平。比较而言,前一个比赛日的巴萨和曼城,似乎要略好一些。在目前博彩市场上,也更看好曼城和巴萨。随即到来的欧冠淘汰赛抽签,会非常有意思,小组第二序列里,利物浦和罗马是上季欧冠四强球队,马竞、热刺和曼联,都不是好相与的对手。

据进球网报道,巴斯克足协将正式申请使该地区的国家队成为欧足联和国际足联的成员,这将使得他们可以参加欧洲杯和世界杯。

和加泰罗尼亚独立,闹得风风雨雨不同,巴斯克人做事向来更狠,动作上也更果决。巴斯克足协居然通过了要申请成为欧足联和国际足联成员的提案,这是加泰罗尼亚人在足球上都没能做到的。

这个申请,在欧足联和国际足联肯定无法得到承认,因为巴斯克地区仍然属于西班牙,欧足联和国际足联肯定不会承认巴斯克是在足球意义上“独立”于西班牙的一个区域。只是这个提案推出,已经足够新奇。

巴斯克和加泰罗尼亚相似,都是西班牙文化和历史上独立性非常强的地区,长期存在和中央政府对立的关系。足球独立,或许是文化独立的先行一步。

类似的状况,近年世界各地都不少见,英国约克郡地区,有自己的地方足总,近年也愈加活跃,要组织“约克足球队”,甚至不少人喊出要独立参加欧洲杯世界杯的说法。只是不论从文化、人种还是政治关系上,约克都是“约克郡”。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