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马里维和我与足球相遇

2022年10月24日 0 Comments

一位曾在《足球周刊》工作的年轻人,弃笔从戎应征入伍,如今远赴马里参加维和任务。他和我们讲述了他在这个非洲国家的足球故事。

作为一名西甲球迷,我曾见证了·迪亚拉和赛义杜·凯塔这一对马里中场黑旋风先后活跃在那几年的国家德比赛场上。这二位都取得过西甲冠军奖牌,后者更是随巴萨“梦三”队取得了欧洲俱乐部荣誉大满贯。当然同时期的还有卡努特,不过北京国安名宿出生在法国里昂,而·迪亚拉和赛义杜·凯塔则是出生在马里首都巴马科。

来到马里维和已经100天。从飞机下来的一瞬间,我感受到了一股热浪迎面而来,45摄氏度左右的温度,我想这里根本不适合任何运动,足球怎么可能在这红沙荒地上踢起来呢?

我赴马里维和部队驻扎在马里东部城市Gao(加奥)的联合国超级营区,这里还有尼日尔、塞内加尔、埃及、贝宁、德国等多个国家的维和人员。每天的工作时间结束后,超级营区的球场就聚集了几支队伍,两个没有球网的简易球门加上四个作为角旗杆的水桶就构成了“GaoUNsupercamp Football Field”(加奥联合国超级营区足球场)。30分钟的比赛时间,败者退场,胜者留下迎战新的挑战者。场上球员有的直接赤脚,有个门将不带手套,和我吹嘘他就是超营的里卡多(前葡萄牙国门),随后还真扑出了一个点球,回过头向我要掌声。

8月中旬我们到加奥教育局进行捐赠,我从装甲车上钻出来,见到路旁很多小孩穿着各色球衣在踢着当作足球的塑料瓶或是布团,有“拉基蒂奇”、“卡瓦尼”、“苏亚雷斯”,还有穿着马里、巴西、英格兰等各国球衣的摩托车手飞驰在街道上。更有趣的是一个穿着加拉塔萨雷10号的小伙子,骑着摩托车使劲儿追赶着我们的装甲车,竖起大拇指说“CHINA GOOD!”。中国维和部队向加奥大区79所学校赠送了学习用品和文体器材,其中包含了一百多个足球,我想路旁的小孩子快点到上学的年龄,就能踢上我们赠送给他们的足球了。

在这里足球还成为了我与当地人沟通的桥梁。营区绿化需要循环水来浇灌,但管理循环水的当地人很不好打交道,经常不给供水。当我看到他身穿马里国家队球衣时,就主动上前说起自己最喜欢的非洲球员是亚亚·图雷,碰巧这名管理员也叫图雷,立马就笑容满面,他一言我一语的说起彼此最喜欢的球队,说起自己曾经为最爱的足球杂志工作。尽管我是皇马死忠,他是巴萨铁粉,但在联合国营地内,并没有剑拔弩张的氛围,而只有热爱足球的兄弟。之后图雷告诉我,“哥们儿,水随便用,有空一块踢球”,我很爽快地答应下来。

在之前非洲杯进行期间,每天来中国营区健身的埃及宪兵海赛姆向我抱怨萨拉赫也没有拯救埃及被南非淘汰的命运,我只能安慰他萨拉赫踢了很辛苦的一个赛季。决赛当晚,我正在瞭望哨站岗,看到与中国营区相邻的塞内加尔警察、战斗营、工兵连等营区,灯火通明,人声鼎沸,但从开场的叹息到最后的沉默,我猜测应该是阿尔及利亚夺冠。下岗验证之后果不其然,第二天路过塞内加尔营区时,平时热情打招呼的哨兵,也难掩丢掉冠军的失望之情。

距离回家还有265天,维和征程仍在继续。虽然高温天气常在,尽管危险仍在周围潜伏,沙尘暴也在频繁袭击,但是维和营区热爱足球的人们用青春热血托举和平,用足球营造快乐。马里,我人生道路上的特殊一站,因为足球而显得更加珍贵。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